温暖和叶非墨是小说《总裁的替身前妻》中的男主角,两人第一次肉是在第一章中,那么温暖和叶非墨第二次肉文,以及他们肉肉的床戏片段在哪一章呢?温暖叶非墨再次的床戏肉文在小说第398章,温暖提出要离婚,却被叶非墨狠狠的要了一次。

温暖叶非墨肉肉片段

温暖没想到叶非墨会突然吻她,她一时被愣住了,只能任由叶非墨的舌尖在掠夺她的甜蜜,攻城掠地,宣占主权,他吻得很热情,温暖的身体对他的亲热太过熟悉,做出了非常自然的反应,主动回吻他。

叶非墨很喜欢她吻他,每次两人亲密的时候,她一吻他,他就会变得很激动,这是她掌控他快乐的密码,所以每次亲密她都会回吻他,因为喜欢看他沉迷的表情。

察觉到她的回应,叶非墨很显然变得激狂了,抱着温暖一转身就把她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。

她的头发散开,如云撒下,叶非墨的身影随着叠上,捧着她的头,疯狂地吻她的唇,脸颊,耳垂和脖子,那种急切和热情很少见。

他急切去拉她的衣服,温暖还沉迷于他制造出来的快感中,一回神,人已半裸,衣服被叶非墨野蛮地退到腰间,连撕带扯,只剩下一半布料挂在她腰间。

他低头含住她胸前的花蕾,另外一手已有些粗鲁地握住她的柔软,重重地揉搓,白浪耀眼,温暖脸颊通红,如漂浮在云端,却又觉得可耻,连着说了几声放开叶非墨都没听到,她又羞又怒,又不敢挣扎,一年夫妻,她知道叶非墨的个性,越是挣扎,他越是激狂。

“叶非墨,你这禽兽……”她捶打了他几下,实在憋不住冷漠了,在这事上面,她从来就不是叶非墨的对手,每次都会被他弄得死去活来,生不如死。

“我想你了,你就不想我吗?”叶非墨吻着她的耳垂,在她耳边低哑说,膝盖顶开她的大腿,把她的裙子推上去,大手顺着抚上她的大腿,只抚至腿心处……

“你混蛋,我们都快离婚了,你……”她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可生理反应是抵挡不住的,她的战栗和挣扎隐瞒不了叶非墨。

她若对叶非墨一点感情都没有了,那还没什么好说的,可事实又不是这样子,她……拒绝不了叶非墨,几乎是习惯性的不会去拒绝叶非墨所有的请求。

从结婚到现在,一直都是如此,包括床事。

她不管多累都会配合他,只要他想要。

他也熟知她身体的敏感点,知道怎么能最快地挑起她的热情,知道怎么样让她得到最大的快乐。

“我们还没离婚……”他一边吻她,一边很坚定地说,“绝对不会,你一辈子都是我老婆,一辈子都是。”

温暖不知道怎么说清心底的挣扎和痛苦,眼见他陷入迷乱之中,她除了疼痛,还是疼痛,可这种短暂的疼痛却被身体的强烈反应所打断。

他的手指邪恶地在她的花径中进出,温暖紧绷着身体,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腕,却被叶非墨握住手一起调戏,温暖怒不可遏,脑子却开始迷糊起来。

一想到她那么狠绝地要和叶非墨离婚,说得那么绝对,这么多日子来一直和他保持距离,说要分开一段时间,故作冷漠,她都保持得那么的辛苦,可如今……

且她妈妈还在不远处,她却如此可耻地沦陷在他和她的****中,那种莫名的羞耻和愤怒揪着温暖的心思,她眼泪就这么掉下来。

叶非墨掠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“真的……那么不可忍受吗?”

温暖哭泣中打了他一下,却没有说话,叶非墨再一次深吻住她的唇,温暖报复性地咬他的舌尖,却没咬得那么重,叶非墨腰尾一麻,激动地挺入,温暖闷哼一声,想起孩子,身体难免有一阵排斥,叶非墨却没有太明显地察觉出来,满足地低吼,在她身上又快又猛地抽动起来。

温暖哀哀泣泣地哼起来,叶非墨深深地撞到她的身体最深处,深入浅出,更故意地撞她最敏感的哪一处,温暖激动之余报复性地掐他。

叶非墨的****被彻底地挑起来……本来就很想温暖,这一次更被温暖挑起兴致,更要得狠了……

温暖没想到,她又和叶非墨做了。

就在她想和叶非墨离婚的时候,竟然上、床了……

且还做了不止两回,还做得非常入迷。

更可恶的是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这么合着衣服就那啥那啥了,她有这么猴急吗?

温暖捂着被子无比的纠结和羞愤,太混账了,叶非墨无比餍足地抱着她,湿热的吻留恋在她的背上,双手还着迷地在她的腰线上抚摸。

她无比恼怒,推了他一下,“滚开!”